三国局势动荡,各路势力打成一锅粥,为何不见游牧民族觊觎蠢动

 行业动态     |      2020-07-19 16:48

我国古代周边的少数民族共分为东西南北四大,即“东夷、西戎、南蛮、北狄”,这些称谓其实由来已久,而且都是带有贬义的。从夏商周开始,中原王朝就有了很强烈的中心思想,从文明、经济、人口、生产力的发展程度,一直是看不起周边的游牧民族。而且这些游牧民族经常来中原骚扰和掠夺。不断激化矛盾,两边不断征伐也是经常的事情。

汉朝末期,虽然中国处于动乱和分裂状态,但是整体国力却并没有发生下滑,依然十分强盛。汉代遗留下来的优良军事传统依旧得以延续,甚至有一种青出于蓝的盛况。尤其在军事动员方面,在分裂时期,军事力量的发展甚至相对于统一的汉代来说更为迅速。

在汉朝统治时期,兵役制度十分强势,到了年龄的青壮年都需要义务服役,这些青壮年需要在各个边疆服役一年左右。然而这些服役的青年还不是汉王朝的主要军备力量。汉代是有着长年服役的正规军队,若是有战事需要,这些正规军队会联合地方的征兵一起出战。所以当时的正规军队数量还是十分充裕的。

黄巾起义后,被内乱侵扰的汉王朝开始下放权力。为了对动乱予以及时有力的镇压,地方开始被赋予私募兵力的权力。这一举措大大地提高了整体军需人才的数量,各个地方的军备实力也得以提升。但是这一政策也造就了大量军阀的出现,从而导致曹操、袁绍等人走上了历史舞台。

这些军阀开始打着汉王朝的旗号,明目张胆地为自己招募军备势力。私自募兵一旦开放,这些军阀手中的兵力逐渐雄厚起来。于是对于士兵们大规模的训练也就此展开,长时间严格的训练导致这些士兵的军事素养十分强大。这就是汉末三国时期各个势力的军阀手中都有着惊人军事实力的原因。

反观异族当时的形势,其实强大的匈奴,虽有小规模骚扰,但日子也并不好过。曹操平定北方时,不但将匈奴各部分割开,而且实施严格的管理。看到曹魏政权当时兵力雄厚,匈奴人不得不屈居于曹操的强权之下。据史册记载,匈奴在曹操的管理下,还屈辱地保留着发送质子的习俗,这也是曹魏政权强大的一种体现。看来四分五裂的中原大地,其实内在的势力依然强横,所以说,异族入侵的可能性也是十分渺茫。

东汉末年,其他游牧民族也是经常骚扰边境的,公孙瓒就是平定乌丸而出名,公孙瓒尤其喜爱白马,常在塞外乘白马以破胡人,被鲜卑、乌桓等族称之为“白马将军”。《三国演义》:因公孙瓒曾与羌人战,尽选白马为先锋,号为白马将军。

凉州位于东汉西北边陲,又是羌人、氐人和汉人杂居地区,自东汉中期以来,凉州羌族发起数次叛乱,东汉政府断断续续镇压了100多年,死伤百万之众,才将大规模叛乱初步平定。皇甫规力破羌兵,震慑羌族,俘获降兵数十万。张央更是斩羌族首领于马下,俘获羌族士兵万余人。段颖与羌族经历大小战争近百场,羌族折损士兵三万八千余人,段颖仅仅损失四百余人。三人统称为“凉州三明”,成为羌族小儿止哭的噩梦。董卓、马腾,韩遂都是抵御羌族有功才会出名。

蜀国则是抵御西羌和南蛮了,根据史书记载,当时所指的南蛮应该就是如今的广西、云南甚至还要再往南的地方了。这些地区的少数民族以苗族、彝族、壮族等为主,在诸葛亮“攻心为上”的策略之下,并予以怀柔的政策治理,蜀国的南中地区再也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叛乱。

东吴虽远离北方游牧民族,也是时常与越人交战,威胁程度虽然不如游牧民族的大,但时长骚扰掳掠,东吴通过不断征伐,最终巩固后方稳定,土地面积不断增加广阔。

当时有一个小部落被称为羯人族。羯人族相对于匈奴来说都是一个小部落,所以曹操就更没有将其放在眼里。还有着在关陇一带分布的氏人和羌人。这两个种族与汉人杂居,并且一部分已经被汉人同化。和当时有着庞大人数基础的汉族人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只能在汉人内乱的夹缝中维持生计,人口的数量就注定无法抗衡。

中原政权分割鼎立的时期,鲜卑人横跨北漠建立了自己的联盟。然而这个联盟身处荒漠,部族分散,鲜卑人的统治力十分薄弱。在这种薄弱的统治力下,鲜卑人的政权在第二代就开始分崩离析,原本就没有对抗中原实力的鲜卑人,自此就更没有了入侵中原的机会了。

总体来说,三国时期的中原虽然是政权分裂,群雄割据,但是各自拥有的军事实力却不容小觑。随着各个军阀实力日益的强大,大都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实力,手握雄兵的军阀们开始了相互的争夺。天下的大势也开始出现了分割的局势。

虽说各地群雄逐鹿,这片土地混乱不堪。但是有一个默契,在面对异族的入侵,护卫汉家河山为第一要务,在这种情况下,游牧民族势力未形成有效的入侵,想要插上一脚更是难如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