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创投风投大会:硬科技,青岛投资新机遇

 行业动态     |      2020-05-19 09:48

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都带来了巨大冲击,投资活动已经受到明显抑制和延迟。但在2020青岛·全球创投风投网络大会上,众多产业界、投资界精英与专家们看到的更多是危机中的机遇。

投资人们不约而同地认为,疫情不仅改变了人们工作、出行、教育、消费理念,更改变了企业的发展逻辑,催生新产业新变革新机遇,相比以前大家都钟爱的模式创新,投资人现在谈论更多的是科技创新类企业,在他们看来,一些伟大的企业必定将从这些“硬科技”的公司中诞生。

疫情以来,直播带货新经济火了,医疗健康行业牛股辈出,自动化、数字化更加受到重视,一些新的风口正在形成。

在疫情使募资“寒冬”雪上加霜的情况下,部分投资机构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在高端装备制造、芯片半导体、人工智能、生物医疗等硬科技领域布局。

“我们已经开始布局一些产业升级的项目。消费互联网已经发展到了顶峰,很多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技术其实在向产业端渗透,从水面向水下深挖才能找到新的增长点。”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霍中彦认为:“所有的模式创新都必须有新技术新生产力的基础,如果没有网络带宽和直播技术,李佳琦是不可能做到直播卖货的。”

在新一轮投资风口中,以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基建显然占据关键地位,即便在疫情下的资本低潮中也逆风而飞。在青岛,已崛起了一批以海尔卡奥斯、酷特智能为代表的工业互联网领军企业,其中的卡奥斯于今年三月完成了9.5亿元A轮融资,创下工业互联网平台A轮融资规模之最。

据清科集团管理合伙人符星华介绍,在疫情背景下,仍有许多机构逆势完成大型融资和基金募集。今年前四个月,至少12家头部工业互联网和AI企业完成融资。

“疫情加速了数字化进程,整个产业数字化信息化整体跃升,对工业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下沉有巨大推动作用。这是很多工业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企业的窗口和机会,它们不用再花很多时间去教育B端用户。”翊翎资本董事长王斌表示。

后疫情下的产业机会众多,而部分青岛企业已经凸显优势,有望随着疫情消退、行业复苏进一步释放利好。

这一点从青岛市重点科技产业项目路演可以管中窥豹,青岛不愁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16家路演企业,聚焦新能源、大数据、生物医药、智能硬件、物联网、产业互联网等领域,彰显了新产业新业态快速发展的巨大韧性。

作为国内首家专业从事跨境生鲜冻品的产业互联网数字赋能平台,青岛飞熊领鲜科技有限公司在路演活动中获得了众多投资人的关注。飞熊领鲜CEO孔祥明介绍,产业链线上化是此次疫情带来的最大机会,疫情期间飞熊领鲜适时推出在线竞价交易服务平台飞熊易卖,通过在线交易和在线支付改变了传统冻品线下交易的方式,大大提高了交易效率,降低了交易成本。

“这次路演达到了很好的效果,我刚讲完就有十几个投资人加我微信要见面详谈,其中不乏国内顶级的投资人。”带来纯电动车车电分离、电池共享方案的青岛联合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刘同鑫同样感受到了资本对创新的热情。

“未来二三十年全球的燃油车都将被纯电动车替代,我们这个项目的技术方案目标是彻底解决目前制约纯电动车行业发展的瓶颈问题,引领和推动整个行业快速可持续发展。”他说。

从事服务机器人研发的青岛克路德机器人有限公司在疫情中发掘了消毒机器人、无接触配送机器人等新的机遇,公司CEO李中攀表示,在投资“寒冬”和疫情冲击叠加的当前,大会对克路德这样的人工智能企业来说是难得的机会,不仅可以与人工智能同行进行沟通,也可以接触到一线的投资资源,为下一步进行B轮融资、加大技术研发、拓展市场做准备。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会副会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原委员樊纲:

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不确定性,中国目前是最好的投资目的地。这是樊纲在本次大会上给大家带来的“好消息”。在他看来,抛开人工智能这些新产业不谈,目前投资领域有两大方向容易被大家忽视,但潜力巨大。

一是传统一般消费品制造业。樊纲说,我国人均GDP已超过1万美元,从经济学角度,进入了高消费阶段,消费在收入中的比重将逐步提高、储蓄比重降低。全国14亿人口将给消费品市场带来巨大潜力。当下发展迅猛的网络购物、快递业都与此密切相关,一个个快递包装中的产品,绝大部分都是中国制造的消费品。即便是当下疫情时期,有人的网上消费还在继续增长,甚至高于过去。未来,随着全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消灭绝对贫困,小城市以及广大农村低收入阶层消费潜力会逐步提高,将进一步带动消费品制造业增长。

第二个方向与第一个方向密切相关。樊纲认为,一个制造业产业,并不是其中所有的企业都适合投资。这就要提到制造业产业重组中的机会。过去,很多有发展潜力的产业内部企业太多,大家过度竞争,订单分散,哪一家都无法做大。但你能发现,在每一个细分行业中,都有两三家做得比较好的企业,当别人家订单减少的时候,它的订单还继续增长。这就提出了产业重组的问题。疫情的到来,则会令订单进一步向好的企业集中,淘汰订单已经很少、处在边缘状态的企业。这些好的企业,就是好的投资对象。

“事实上,世界上大量投资基金都在做兼并重组,把一个产业内要淘汰的产能重新组合,淘汰一些企业,把产能与好的企业重组起来。”樊纲说,有新技术的企业可以越做越大,消除过度竞争,提高产业集中度。

虽然仍面临很多风险和困难,但樊纲坚信中国经济潜力仍然巨大,他还透露,国家层面正在制定新的进一步深化市场化体制改革,包括进一步提高开放的质量,建成更开放的经济体系,“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该说我们增长的潜力仍然是巨大的,在大家都不好的情况下,我们仍是最好的。”

“疫情以来我三个月没有出差,作为一个投资人是很难想象的,但工作效率并没有下降,很多工作都是远程解决的。”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表示,“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当我们更加习惯一个虚拟的世界时,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很多新的机会正在显现。”

“未来十年的世界会非常不一样,真正的壁垒不是单一技术,而是各个技术融合在一起产生的壁垒,必须软硬结合才能赢得先机。我们投的一家做端智能AI芯片的公司,应用在温度测量的门禁闸机系统,他们的核心是芯片和软件解决方案。还有一家公司提供学校场景下测量体温的低功耗手环,依靠AI算法可以实时观测体温变化。”他表示,“未来商业形态一定是科技融合带来的变革,把AI、5G、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元素融合在一起,去塑造一个新的商业形态。”

在新基建方面,他认为不要光想着做终端应用,“新基建的基础离不开半导体,AI也好,物联网也好,半导体是基石。中国每年半导体进口有2000亿美元,如果能把这2000亿美元的需求用国内中高端产品去填补,将带来巨大的机会。”

“今年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确实很多企业和创业者压力很大,有的甚至关门了。但也有好的项目出现,甚至比预期发展更好。创业者成功的难度可能更大了,但同时也是诞生伟大企业的机会。”达晨财智主管合伙人傅忠红表示,“创业项目会重新洗牌,我们也在投资方向上做了调整。虽然疫情很严峻,但投资力度会比以往加大。”

“现在看来,科创企业到了一个新的时期,我们投资力度会进一步加大,5G、半导体、信息技术、医疗健康等硬科技项目是重点。同时产业升级也是一个新的机会,比如智能化产品、个人消费品、生鲜电商等。”他说。

在傅忠红看来,青岛是一个投资福地,“我们在青岛投了5家企业,其中3家已经IPO,1家提报了材料,还有1家正在申报中,基本都是科技型企业。青岛是有技术和创造力的城市,希望有更多机会在青岛交流合作。”

“丰厚最初投的互联网模式创新企业比较多,2017年以后明显感到模式创新走不动了,全线转到投科创企业。到现在我们投的基本是先进制造业。”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智勇表示,“为什么有这样的转变?所有的投资企业和投资人一定是投未来发展的趋势,这个趋势就是自主可控、进口替代。”

吴智勇还认为科创属性强的ToB企业抗风险能力要大一些,“疫情后梳理了我们投的公司,发现ToC企业影响比较大,很多ToB企业的收入实际是往后推了几个月,比如原来招投标推迟到六七月份,但这个订单不会丢,市场还在那里。但很多ToC企业,消费时间节点一过损失就弥补不了。”

“青岛我来了很多次,对青岛创投环境非常了解。在全国创投信心不足的情况下,青岛能开这样一场大会,为鼓舞市场信心提供了强有力支持。”不过,吴智勇也指出,“青岛在创投政策和资金方面都有很好的基础,但产业繁荣还需要一个关键因素——人才。凡是创业投资集聚的地方,往往也是人才集中的地方。青岛要实现创新创业更大步的跨越,要加速推进人才引进政策落地,人才有了就什么都有了。”

危中寻机,何处寻机?在云上群英会环节,沃衍资本合伙人金鼎分享了当前他眼中5G+AI“双核驱动”下,产业互联网未来的创业投资机会。

疫情对数字化的发展是一个大的推动。金鼎认为,在这一背景下探讨产业互联网的投资方向,就是要在变化的环境里,看到变与不变。他认为,变化的是速度、方式和工具,不变的是用户的需求。

“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决定投资方向时,要充分考虑到变动的因素,探究到底哪些才是真正的应用场景,是真正的刚需。”他认为,“不管5G、AI还是产业互联网,都处于产业的早期,需要探索和迭代。我们可以反向看它的上游,去变化相对小的环节找机会,比如芯片、算法、材料等。”

在金鼎看来,目前在5G和AI的场景和应用中还没有出现一个绝对的“领导者”,各个领域蕴含着大量的机会。他说:“这其中,半导体对于5G和AI的影响非常巨大,人工智能对芯片整合的算例有极大的需求,不管是GPU/CPU/TPU等各类不同的架构,还是在边缘端运用小的基本元素导入人工智能,都有巨大的机会。另一方面,半导体的摩尔定律已经放缓甚至停滞,在这个时候,要加速布局开发集成系统的技术和建造所需的整体生态环境。”

放眼全球,疫情是对全球产业链的撕裂,这为中国的创业者带来了进口替代机会。金鼎表示,“同时,中国市场的个性化需求不断加强,对于终端有着定制化的要求,这也是创业者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