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科技企业圈钱时代终结?要看实实在在的营收了

 行业动态     |      2020-05-17 09:33

“疫情给各个行业的企业家敲了一个警钟,不数字化、不智能化的后果多可怕。”将门创投合伙人杜枫对8号楼表示。

硬科技领域一直在风口浪尖,吸引初创公司和资本市场不断投入研发,过去两三年硬科技领域应用的发展步伐并未跟上人们的预期。此次疫情之后医疗大数据、智慧城市、在线教育等领域诸多应用催生新的商业场景,SaaS、云计算、智能机器人等硬科技领域也相应受到重视。

“(企业)能不出差尽量不出差,能不开会尽量不开会,这就导致很多企业(的业务)搬到线上。这是一个巨大机会。”上周雷军曾对8号楼表示,当时他控股的金山云成功赴美上市。

“对于没有很重视技术的决策者来说,此次疫情起到了提醒作用。上升到政府层面,(决策层)也会意识到科技的重要性。”德联资本合伙人肖然认为,疫情后大数据、云计算等平台性的技术迭代,以及智能机器人等无人化技术会受到进一步的重视,或引发技术迭代。

后疫情时代将迸发哪些商业机会?疫情对to B企业带来什么影响?人工智能是否存在泡沫?疫情后资本市场会从哪个维度考察初创企业?德联资本合伙人肖然、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华创资本前沿科技投资负责人宿文回答了这些问题。

过去五年来,人工智能(AI)的火爆掀起一波互联网技术浪潮,创投行业形成人工智能投资热潮,创业者和投资人一拥而上、生怕错失。

“无论是投资人或者是创业者,前几年对于人工智能的预期有点太高。”谈到人工智能给生活带来的改变,德联资本合伙人肖然认为,人工智能的投资热潮在2014、2015年逐渐热起来,但人工智能的应用进入生活“没当时想象得那么快”。

“现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泡沫化特别严重。”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曾公开表示,“最近我见了一个做内衣的,也说自己是人工智能的企业,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对此,卷积神经网络的发明者、Facebook首席AI科学家Yann LeCun表达了赞同,并补充评论道:“李开复提到的泡沫就是指有些公司许下了过高的承诺,但是要不了多久,他们的钱就花完了。”

尽管存在一定泡沫,“从技术的实际落地来看,人工智能的渗透率肯定是在不断提高的。”肖然表示。在他看来,人工智能能否在某一领域解决问题,可以拆分成两个维度去看,一个是AI算法是否能够解决行业的问题,这个行业的问题最好不要太复杂,例如自动驾驶面临的路况相对复杂多变,因此通过算法完全处理的难度就很高;第二个是行业本身的数据化积累要好,也就是数字化水平要高。

“人工智能很大程度上对工作效率,或者说一些生活方面都带来了比较大的改变。”华创资本前沿科技投资负责人宿文表示,“同时在另外一些场景也比较难落地,比如自动驾驶、工业场景复杂的视觉检测等,大家都在攻克。”

对于未来投资意向,肖然对8号楼表示,德联资本近年有三个重点关注的方向,第一个是SaaS和企业软件,他认为该行业围绕效率存在机会,包括企业级的效率提升、产业级的效率提升、产业升级等;第二个是数字化,也就是原来没有线上化的很多商业场景会加速搬到线上,在这里面云存储、SaaS和企业软件会有一定的机会;第三个德联会重点关注“城市级科技”。

“疫情给各个行业的企业家敲了一个警钟,不数字化不智能化的后果多可怕。”将门创投合伙人杜枫对8号楼表示。

“这是一个巨大机会。”雷军在上周(5月8日)也对8号楼表示,“此次疫情对云服务来说,会推动许多公司(将公司和业务)搬到线上。(企业)能不出差尽量不出差,能不开会尽量不开会,这就导致很多企业搬到线上。”

智能化不仅仅在企业端敲响警钟,不少投资人表示,一些企业服务被投企业在疫情之后会接触到一些政府客户。有些政府客户甚至主动诉求来访,要求更新原有解决方案和技术迭代,将原有处理方式数字化,搬上线甚至登陆云端。

肖然指出,疫情期间,尤其是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数据统计跟不上,医疗系统反应也相对迟缓,这反而是智慧城市和城市级科技的投资机会,原因是看好城市的运转效率会提升。投资机会在于基础的技术,也可能存在于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手段(提升效率、效果)一些应用,用以解决城市运转的问题。

“如果说重点关注的是行业在第一梯队,那么人工智能则在我们关注的第二梯队。”在肖然看来,人工智能基础平台的机会已经成为过去式,大家会比较关注AI赋能行业的这一波机会。对于这类机会,投资方会首先考虑行业天花板是不是够高,第二个才会考虑AI能解决的问题和这个行业或者这个场景的匹配度。

“相比之下,我个人比较看好物联网+垂直行业应用,从底层的芯片技术到垂直行业的采集数据、生产效率优化,整个技术链条都在关注。”宿文表示,芯片赛道、AR眼镜、航天领域的火箭以及卫星都属于硬科技并且在华创资本关注范围内,而他比较看好垂直行业物联网未来发展前景。“此外,AR、MR的眼镜和交互平台也已经有好的产品出来。”宿文表示。

疫情之后,两个方面的诉求会出现提升,一方面是,平台性的技术迭代,比如智慧消防、医疗的大数据平台等;另一方面是,无人化设备的诉求会更多被关注,此次疫情无人机器人在疫区送餐、送药起到很好的作用。在肖然看来,对于此前对科技没有很重视的决策者来说,此次疫情起到了提醒作用,上升到政府层面,也会意识到科技的重要性。

“对于‘无人’的诉求还是会更提升一个档次,”他说,“所以无人化、智能化的设备,包括机器人的 to B市场在疫情之后都会有所提升。”

云启资本陈昱认为,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疫情后工业、企业的无人化和智能化一点形成,是不可逆的,最终形成长期商业习惯。

2020开年,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给全球经济带来诸多不确定性,餐饮、影视等多个行业都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对此,多名投资人此前对8号楼表示,2020年的融资环境将更加困难,资本市场更加认可有数据,用户量、数据保持良性增长的公司。

“即使没有疫情影响,我觉得资本方也在逐渐更加冷静的看商业的价值,”肖然表示,“比如更加看企业是否真实存在需求、是否产生营收,对于切实的营收资方近年来越来越重视。”

即便是智能机器人、工业机器人等硬科技领域的公司,“最后还是会算一笔账,会看这个企业对应场景的效率提升(节约多少成本)。”宿文表示,以智能机器人为例,采买的客户对机器人的能效、折损、成本以及替代人力是有最直观、最强的感受的,而他们决定订单。因此即便是高科技企业,还是要算一笔很细的帐。

“上海一个传菜员每月的人力成本约4500元,那么你送餐机器人、酒店导航机器人的成本必须控制在这个数字之内,像是租金2000元每月。”擎朗智能创始人李通对8号楼表示,“早期服务型机器人成本居高不下,不算研发成本的费用,造价就已经很高。后来智能机器人厂商通过自主研发激光雷达传感器等方式降低造价,才最终达到适应市场的最终目的。”

疫情之后,在肖然看来,资本市场对待科技公司的估值会更加冷静,投资人也会判断疫情期间催生的需求是短期需求还是会留存的长期需求。此外,资本市场对硬科技公司技术上的商业化落地,也会更加重视。

也有投资人认为,疫情之后对于机构来说是非常好的投资机会。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对8号楼表示,在其他机构不出手的时候,就不会出现追捧热点,估值虚高,这个时候反而更适合以合适估值投资优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