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团选秀变诗朗诵现场,没实力只能靠脸皮厚,娱乐圈底线再被刷新

 行业动态     |      2020-03-30 08:39

新的偶像选秀节目又开始了。在中国,上上一个点爆话题的是蔡徐坤和偶像练习生,上一个点爆话题的是杨超越和创造101。造星运动如火如荼,唯一不变的是争议。

在《偶像练习生》第一次出场的蔡徐坤,穿一件镂空背心,东北老娘们大绒衣,弹幕里都是“好娘”,“呕”之类的话。

舞蹈则过于“风骚”,为直男和部分直女不能接受。成团之后,在舞台上,他经常跳到尽兴处,发起疯来,随便走位,舞姿浮夸。标志性舞蹈动作是“摸裆”,这一迈克尔杰克逊首创的经典舞姿,被他演绎得非常低俗,毫无美感,仅能被视作当场手淫。《偶像练习生》的韩国原版里也有一位用摸裆动作撩拨无数少女心的偶像——姜丹尼尔,但姜丹尼尔的演绎将男性的性感和阳刚表现地淋漓尽致。两相对比,更显得蔡徐坤的舞蹈不堪入目。

蔡徐坤给选秀舞台带来的仅仅是审美突破,而杨超越给选秀舞台带来的则是定义突破。既然是“偶像”选秀,唱跳总得会吧。超越妹妹告诉你,不要这么自信。不会唱,不会跳,照样能当“明星”。在以前,会唱会跳,各方面全面发展,样样精通,才能被称作偶像。后杨超越时代,则变成了不会唱,不会跳,干啥啥不行,样样不通,只能去作偶像。

有一次,看超越妹妹哭着唱一首励志歌曲。本来很悲壮,但看起来莫名好笑。跑调跑到没眼,公鸭嗓到让公鸭都得喊“失敬失敬”。

以前的偶像是激励普通人前进的世俗之神。如今,偶像只能算方面教材,激励就算了,只能助长“白日梦”:这样都能作偶像,我以后混的不行,大不了去当偶像嘛。脸不行,不是还有整容一条路嘛。

不会唱不会跳的妹子嫩牛五方,呸,秦牛正威,没什么好展示的,自觉为大家贡献了一场诗朗诵,开启女团新定义。网友大呼,以前女团有“singer”,“dancer”,没想到还有“reader”。

当导师问还有什么要展示的,秦牛正威展示了卖萌舞,宛如幼儿园文艺汇演,让人尴尬到头掉。

她说,“虽自己然肢体比较僵硬,但觉得这是个态度问题。既然这是一个唱跳的舞台,那还是希望能展示唱跳。”

大姐,你知道是唱跳的舞台,不会唱不会跳,能不来吗,能不诗朗诵吗,能尊重一下舞台吗,能尊重一下观众吗。

不过,不得不不承认,时代变了。有的人讨厌,却也有一大批人喜欢。喜欢的和讨厌的,相互争吵,带来了无数流量。观众的冲突,实际上是对“偶像”一词的不同理解,有人还在意“偶像”的专业性,有人却只关注“偶像”的娱乐性。

什么都不会的人或者低俗,浮夸,好像成了新一代偶像的标签。大家对他们的专业性要求似乎越来越低。长张好脸,或者有能够营销的亮点,包装包装,都能大红大紫。

对还恪守旧传统的人来说,这真让人不适应。这个时代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娱乐至死到没有追求,粗制滥造的地步了?

有一个词叫“无聊经济”。这个碎片化的时代,抢占人的每一刻无聊时间。以前,有空闲的时候,只能发呆,如今抖音、快手、各种app都被开发出来,让人争分夺秒地利用时间,但人的精力毕竟有限,用来学习能够引起思考的东西,那未免也太累了。咸鱼只想娱乐,网络社会帮人发掘了大量的时间富矿,宛如美国的页岩油革命,技术革新把那些微小的以前难以开发的东西开发出来,集聚起来。

“偶像”不再是专业“唱跳人”,而是最富娱乐精神的明星。谁能创造话题,塞满茶余饭后的时间,谁就是新时代的流量王者。

于是,杨超越不能唱、不能跳,这在专业的时代里是个缺点,在娱乐的时代里却是个噱头。

蔡徐坤唱有争议,跳有争议,但不妨碍喜爱他的人和讨厌他的人,一起通过讨论他来浪费时间。

秦牛正威,诗朗诵,也是一样的,新的噱头,新的炒作,新的话题,也必然会带来新的流量。

只要脸皮厚,人人能称王的时代。是专业性损失的时代,可能会带来劣币驱逐良币的后果,这是我们的社会应该警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