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运环保一桩官司翻盘 处罚落地或重启重组可能

 行业动态     |      2020-03-26 16:03

麻烦缠身的盛运环保(300090)终于来了一条好消息,公司之前败诉的一起民间借贷案件,被法院认为涉嫌“套路贷”虚假诉讼,裁定驳回龚赛钢的起诉。公司将因此冲减对一审判决已计提的25400000元预计负债。

今年7月,盛运环保曾吃过一起败诉的官司。当时的公告显示,被告开晓胜曾向原告龚赛钢借款3000万元,双方约定借款期限 60 天,并按银行贷款利率四倍计算利息,如逾期还款、由被告开晓胜承担违约金,盛运环保、盛运重工、盛运钢结构、程建勋、胡凌云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担保并出具了保证书。由于开晓胜并未还款,当时被判败诉,而上市公司也因此受牵连,并计提了2540万元预计负债。

不料峰回路转,公司于11月14日发布公告,公司收到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2019)苏06民终1863号】,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开晓胜与龚赛钢之间的民间借贷案涉嫌“套路贷”虚假诉讼,应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条规定,裁定撒销江苏省启东市人民法院(2018)苏0681民初3017号民事判决,并驳回龚赛钢的起诉。根据本次终审裁定撤销一审判决结果,自相关调查结果确定前,公司无需承担担保责任,公司将冲减对一审判决已计提的2540万元预计负债,从而减少 2019 年度亏损。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公司上周刚刚被证监会正式处罚。被处罚当然不算好事,但案件的终结,意味着有可能重启公司的重组可能。

根据证监局的处罚文件,盛运环保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2016年度报告少计资产、负债9.78亿元,存在虚假记载。二、未按照规定披露2014至2018年发生的对外担保事项,2014至2016年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盛运环保于2014年5月至2018年3月期间发生52笔对外担保事项,对外担保金额合计39.07亿元,主要是为盛运环保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子公司参股企业提供担保。三、未按规定披露控股股东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事项,2017年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2017年,盛运环保与控股股东开晓胜控制下的安徽润达机械工程有限公司、安徽盛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新疆开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安徽盛运钢结构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发生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关联交易情况,占用资金累计金额20.49亿元。四、作为债券发行人,未按照规定披露逾期债务情况。盛运环保作为债券发行人,在公司债券私募债15盛运01、16盛运01、一般公司债17盛运01存续期间,发生了12笔其他对外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情形,盛运环保未按照《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第四十五条、《深圳证券交易所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第五十四条的有关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基于这一处罚,凡在2014年5月13日至2018年4月25日期间买入盛运环保且截止2018年4月25日仍持股的投资者,可以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发送到jzqsp2016@126.com的邮箱参与由《金陵晚报》“易索赔”频道组织的索赔预征集,并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前期费用。

随着处罚终结,公司将重新获得定向增发与大股东减持的资格,这或许有利于潜在的重组方进入公司进行重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