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高科总裁丛学丰:产业平台有助于企业上下游或跨界互动

 公司新闻     |      2020-07-02 03:56

过去,我国凭借低廉的土地和人工成本,吸引了一大批全球知名的制造业企业。时过境迁,经历了改革开放40余年的发展和积累,土地等资源的缺口也逐步开始放大,主要依赖土地资源的政府招商模式很难再继续坚持下去。

在此背景下,产业园区成为了解决资源短缺与企业发展矛盾的有效办法之一。作为中南控股集团4+1板块的产业投资板块,中南高科成立于2014年,短短5年多,在全国51个城市投资运营81个产业园区,累计企业资源21万家,导入企业4300多家。

近日,中南高科总裁丛学丰在上海对《中国经营报》在内的媒体记者表示:“做产业园区就是‘三快一好’,即快建设、快招商、快投产和招好商,由此带来的是政府、企业和中南‘三方共赢’。”

与此同时,中南高科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介绍道,过去,产业园区的赢利点在前端的建设和招商,事实上,要把产业园区做好,必须把盈利点转移到后端,做好产业服务和运营服务,持续满足政府产业发展空间的需求。

陕西省一位从事招商引资12年的地方官员坦陈,以前政府与招商引资项目之间的关系往往是纵向服务,满足企业“低廉的土地、低廉的人工”等较为简单的诉求。而随着中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有一个特别明显的趋势是,企业的需求越来越偏向横向服务,不光要解决落地难的问题,还要解决企业上下游之间的关系。

事实上,企业对于需求的变化来自于受到市场环境的冲击。从2011年起,中国已经是全球制造第一大国,但面临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对制造业的冲击,以及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技术对产业的赋能。中国的制造业企业仍然表现出过于碎片化、信息不透明、效率低等问题。

“很多企业除了产业链之间有交流外,横向交流的机会并不太多。如果进驻产业园区,也许隔壁办公的就是世界五百强企业,或者是上市公司,也许对门即是产业链供应商,这样企业有活力,产业园区有活力,企业的运营成本也将会降低。”丛学丰认为。

“中南高科的企业愿景是打造服务中国制造业的超级平台。由海量资源、丰富场景和多维链接构成的超级平台,来全面服务制造业企业,同时助力各地城市产业升级。”丛学丰介绍道,对政府来说,这是政府创造税收、解决就业、提高土地利用率和提升城市形象的一个平台。“我们规划的园区都有亩均倍增计划,也就是比原来的亩产税收多一半;我们提出企业上楼,将原来企业低层次的生产到达高层生产的层次。”

“不同于其他产业,制造业企业往往有技术,对资金投入要求大,需要大量厂房、人工和机械设备的投入。”中南高科相关负责人举例说道,如今制造业为代表的企业,技术迭代和市场变化越来越快。“企业拿地建厂房至少两三年,同时也不专业,等到万事俱备市场已经没有了。而产业园区能够帮助企业快速选址,因此成为企业尤为看重的方面。”

产业园区逐渐被地方当作资源短缺与发展矛盾的解决方案之一,据丛学丰介绍,中南高科建立了位于德国、日本、以色列和国内的北上广等的70多个招商中心,以此助力企业家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也能把发达国家先进的技术和企业管理理念融入到园区建设之中,加快入园企业转型升级;同时,打造了全国首家线上招商平台,有效地解决了全国招商联动这一难题,今年上半年全国联动的企业已达到57家。

“我们还想把全国顶尖的产业人才吸引到超级平台上,为他们创造一个很好的创业发展的机会,也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培育和培养出更多的小微企业和中型企业,慢慢地在这个平台上开花结果、发展壮大。”丛学丰说。

在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看来,聚焦“中国制造”建设产业园区对我们国家特别有价值,因为制造业是国家的基本盘,越是基本盘的东西,越不受到重视,但越是到危和求生的时候,基本盘的能力就变得越重要。“在机遇与挑战之后,未来经济一定是属于平台经济。制造业的各个单元化在不断实现自我突破后,将分散于各处的资源进行整合后的有效利用率逐渐提升,是当下中南高科超级平台最有价值的方面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5年来,中南高科已进入全国51个城市,投资运营80多个园区,入园企业4300家,积累企业资源21万家,招引企业中,上市公司、高科技企业、纳税大户、世界500强等优质企业占比近20%。

丛学丰提出,中南高科打造的是生产经营平台,也是企业之间、企业家之间互相交流的平台。

“中南高科这个平台与其他民营企业不一样,它对中国制造有很多情怀。”上海交通大学先进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助理刘群彦表示,高校人才与科研技术如何传递,为成千上万个中小型企业服务一直是个难题,但超级平台能够在产学研方面起到非常有效的沟通作用。

在产业园运营方面,中南高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必须做好盈利点转移到后端,做好产业服务和运营服务,持续满足政府产业发展空间发展的需求。“只有盈利点在后端,前期才有动力以产业链为要求招商,做好技术平台、金融等增殖型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中南高科总结园区内企业的共同特点,针对性给予定制化服务。例如,中南高科为入园的200多家企业申报国家级高新企业,已经有20多家企业通过审批;针对入园企业家,与复旦大学合办EMBA总裁班,首期100人今年开班,费用全部由中南高科承担;还和上海交通大学合作成立“创锌中心”,将高校科研资源赋能入园企业;并在疫情期间减免物业服务费,帮助企业复工复产。

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加快,“摊大饼”的城市发展模式也让产业区和生活区逐渐分割,空间距离加大,从而造成通勤困难、城市拥堵等问题。除了做好运营服务,产城融合也成为了对于产业园区的新要求。

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认为,产业新城要找准产业定位,需要有相互协同作用的同时,在产业内部形成自成生态的产业链条,才有可能获得更好的发展。所以不是简单复制,而是创新型的复制。“企业还需要协同好与政府的关系,获得资金、资源、人才的支持,才能让产业新城的发展取得更好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