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人的历史使命

 公司新闻     |      2020-06-07 16:54

自古文人,皆欲以文学为立身之本,学而优则仕,以自己所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从而“立德”、“立功”、“立言”达到 “三不朽”。历代文人如老子、孔子、庄子、孟子、屈原、司马迁、王阳明、曾国藩等,无不心系社稷,著书立说,影响后世,名垂青史,赢得生前身后名。

有明一朝,文人的地位达到了社会巅峰,“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从宋朝到明朝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文人在国家社会中的地位。也是在明朝,东林党领袖顾宪成概括出了代表整个读书人理想的传世经典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将文人的内心和行动完美地呈现出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何况一介书生?在这样的大志激励下,大凡读书人都有胸怀天下,心忧苍生,建立不朽功业的伟大抱负。

即使时事纷扰,但文化从未屈从权势的社会,文人以自己的方式站立在时代的前沿。屈原“余将董道而不豫兮,固将重昏而终身”,曹植“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陶渊明“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杜甫“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纵使终其一生实现不了理想,但在他们的心中,仍旧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忧国忧民之情,此情如磐石般坚定不移。

理想的执着与黯淡的现实之间往往矛盾重重,中国文人的追求、失落与痛苦都在通往理想的大道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如何面对人生与社会的矛盾,文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空有满腔抱负,却报国无门。像孟浩然、杜甫和陆游,是极想进入仕途又偏偏进不去;或是像柳宗元、刘禹锡、苏轼等,进去了又被黜贬,终生不得其志。

于是有人绝意仕进,而起归隐之念,从此闭门谢客,放情诗酒,一心著述;有人志向无以实现,牢骚满腹,几为心病,抑郁而终,这是文人的宿命。可是,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惟食忘忧,惟歌乐忘忧,惟酒忘忧,惟山水忘忧。苏轼称“某生平无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则笔力曲折无不尽意,自谓世间乐事无踰此者。”李渔称“予生无他癖,惟好著书,忧借以消,怒借以释,牢骚不平之气借以铲除。”洛阳才子他乡老,日营营于壮夫所弗为而私自悦,写作解忧,立言于今,希望泽于后世。

文人的心灵深处,应该都有一湾深深的湖水,它能够承载千年的孤独,它能够容纳宽广的蓝天与白云,保持他灵魂的高尚与圣洁。它的周围应该有一大片森林,它能挡住尘世的喧嚣与欲望,它能让心底变得澄明而高远。这一湾湖水既给予他们生命,也教会他们如何去爱自己,爱他人,爱祖国。

时代沧桑,风云变幻,历史的车轮被推着向前走,时至今日,文人又如何承担起历史使命呢?

唐代白居易提出了“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为文理念,这是对文人历史使命的一种高度概括。无论何时,文人就应该用手中的笔,秉着一颗为天下苍生说话的真心,关切社会,关注民生,为老百姓说话,虽九死而不悔。

韩愈面对顶端权力,为百姓苍生请愿,不惜犯颜直谏,曾因《谏迎佛骨表》被贬潮州,为此早已做好了让亲人收尸的准备,其《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云:“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孤臣可弃,绝不折节。

另有,名誉天下的嵇康,孤绝突兀、不与司马氏同流,终未能逃脱一死,弹奏了一曲“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广陵绝唱;方孝孺宁被诛十族,不肯为朱棣写诏书的人生悲歌。从古至今,文人因使命和气节,而舍身取义者甚多,他们是为文而生的思想者,是坚守气节铮铮铁骨的汉子,是用生命书写人生的大写的人。

平沙无垠,敻不见人,时间的天空下,有太多既往。今天,有很多的所谓文人,自废道义,失范失德,被眼前的困局所禁锢,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弃良心于不顾,完全不悖于事实,随意瞎写乱写,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历史定会记住他们留下的笑话和骂名。

君子取义,纵山高水长亦不惧其远,作为一个读书人,应该放下自傲与相轻,不随人俯仰,曲学阿世,如寒夜的守灵人,独来独往,奔走呼号,为天下苍生说几句真话。

佛教经典里有这样一个神话故事:有一只鹦鹉,飞过雪山,遇见雪山大火,他便飞到水上,垂下翅膀,沾了两翅的水,飞回去滴在火焰上。滴完了,他又飞去取了水回来救火。雪山的大神看他往来滴水救火,对他说道:“你那翅膀上的几滴水怎么救得了这一山的大火呢?你歇歇罢?”鹦鹉回答道:“我曾住过这山,现在见火烧山,心里有点不忍,所以尽一点力。”山神听了,深感他的诚意,遂用神力把火熄了。

中国的文化传承于今并未断绝,当今的文人的使命也并未改变。大多时候,就像这只鹦鹉一样,在我们这个国家最危难的时候,不忍心看着她遭此劫难,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用自己手中的笔写出真实的故事,给给历史一个交代。也许力量很微弱,起不了大的作用,但责任和使命不允许瞎写乱说。

自古中国真正的文人都有一副硬骨头,而不是奴颜卑歁,崇洋媚外,那些作汉奸的文人至多是假文人,如果学问够大,其危害社会程度更大、更深,历史早已把他们钉在了耻辱柱上。中国真正的文人的骨头烧成灰都是中国人,所以他们的使命在为这个国家的发展贡献思想,启蒙大众,推动社会进步。

“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孟子所言,针对当时的人,也针对当下的文人。为文要站好立场,这个立场就是历史的立场,你为谁而写,为谁发声,要经得住历史的大浪淘沙;为文要说真话,路见不平一声吼,纵是牢骚,无人能懂,也美妙动听。

激浊扬清,褒善惩恶,应是当今文人坚守的为文之理。至于文章,平白直叙,质朴无华,有真情便是好文字。制造精神病毒,文化瘟疫者,混淆视听,终会成为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