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金融科技创新纾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

 公司新闻     |      2020-05-19 09:47

??日前,央行金融科技委员会召开的2020年第一次会议指出,要充分发挥央行系统内外部力量深入开展金融科技研究,加强研究成果与监管、应用、标准等工作的衔接,为金融科技监管提供理论基础,为金融与科技融合发展提供有力支撑,为坚决打赢金融风险防控攻坚战和复工复产工作贡献科技力量。就在上月底,央行宣布支持在上海、重庆、深圳、河北雄安新区、杭州、苏州6市(区)扩大试点,深入做好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作,探索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赋能金融“惠民利企”。

??在当前疫情防控和支持企业复产复商特殊时期,金融科技创新与监管应用相继在全国各地试点,这对打通企业融资“最后一公里”、纾解小微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都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金融科技的应用试点,旨在助力疏解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推动数据资源的融合利用,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而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旨在探索构建包容审慎的中国版“监管沙盒”,让金融科技创新更有序、更稳健、更安全。虽然两者存在区别,但又有着密切的联系,监管创新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小微民营企业原本就存在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即便是在当前复工复产时期,小微民营企业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依然普遍存在,并且相比贷款贵,贷款难的问题更加突出一些。比如,有些银行尽管贷款利率能达到6%至8%,但是企业还是踊跃申请,因为通过率很高;而有些银行,虽然贷款利率只有3%至5%,但是风险把控非常严,只有非常优质的企业才能得到贷款。所以,提高首贷户比重,增加信贷覆盖率是小微民营企业对银行的期盼,也是管理层对银行的要求。

??要做好这项工作,除了降准、降息、贷款贴息、普惠金融评价考核等政策激励之外,还要采取一项重要的金融措施,即银行要充分发挥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手段的作用,让数据多跑腿,让企业少跑路,用新金融技术减轻企业的时间成本和融资成本,提高信贷工作效率。实际上,目前建行、工行、、等多家银行已经在金融科技创新布局上先行一步,并且在推进数字金融发展上也已经取得很大的成效。

??同时,自2018年以来,金融科技创新与监管正在按照管理层设定的发展步骤有序推进。今年1月14日,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应用公示(2020年第一批)》公告,对6个拟纳入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的应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试点单位涵盖了5家银行以及清算组织、支付机构、科技公司等多类机构。如今,经过几个月的试点后,央行决定将试点范围扩大,这将有助于进一步借鉴“监管沙盒”理念,创新监管方式,提升监管效率,更好地实现创新发展与依法合规的有机统一。

??纳入监管试点的创新应用,主要包括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API等前沿技术,涵盖了数字金融等多个应用场景,旨在纾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提升金融便民服务水平,拓展金融服务渠道。持牌金融机构将在依法合规、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前提下,运用现代信息技术赋能金融提质增效,营造守正、安全、普惠、开放的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环境。比如,推出的智令产品就有三大创新:统一绑卡,集中管理及场景共享。该产品计划将建立涵盖商业银行、收单机构、电商企业等多类型机构的新型数字化金融服务模式,为用户提供安全便捷的金融服务。

??同时,“监管沙盒”的推进和扩容意义重大,有助于在监管与市场主体之间建立更积极的关系。金融科技公司应紧紧抓住难得的行业创新窗口期,推进“入盒”申报,强化公司竞争实力;建立成本分担机制,最大化发挥“入盒”对公司发展的重要价值。正在试点的金融科技“监管沙盒”最终将覆盖全国。在扩围的过程中,监管方面既需要建立起完整的金融科技监管制度、IT工具和工作机制,也需要建立与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公司的沟通协调机制。无论是监管还是机构,都应在扩围的过程中,把好创新试点的金融科技项目准入和选择,测试最佳监管途径,为金融科技创新提供相应的空间和制度保障,确保在不断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的同时,还能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科技创新带来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