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学好历史很艰难,这个方法可能受益终身

 公司新闻     |      2020-03-26 16:33

起因是12岁女儿入初中后,面前突然出现一些超级大词:文明、国家、政治、FENG建zhuan制、中YANG集quan……一个个都像带着血丝的生肉。

怎么能做到,既避免学习中的囫囵吞枣,又不说太多标准假话,还为多年后保留再学习的兴趣?——旁观许久后,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从一年级开始就不检查孩子作业(包括数学计算题);不帮她做小报;不帮她写作文;不看她试卷;等等……

不想成为学习的监管者,希望她养成自驱力;不想强制规定她的学习,希望她自己有兴趣;不帮她写作文,是不想限制她的表达能力,也许比我写得好呢;我不是真“懒”,只是希望她自主学习;做懒妈,很辛苦,比直接插手更辛苦;……

七年之懒,我成功验证了最后一句话:做懒妈,很辛苦。最近一个月,这种辛苦和美股成反比,母慈女娇的常态数次遭遇“熔断”。

最初两周,我只是叮嘱她:早晨八点起床,八点半上课;按老师要求看书自学、做作业、做练习;老师发了视频,要看。

两周中我隐隐不安,但直到老师私信我,我才知道我的不安是为什么:有的科目她一次作业都没交!看到私信,是我第一次“熔断”。

第四周,我亲自上阵,和她一起做计划表,把每科作业以及需要耗费的时间填写到表格上,颇有大功告成之快感。

第四周周末,学校发来一条消息,我沙雕了,某学科的“过评”成绩是0分(“过评”即过程性评价)。

我:把这几周的作业分科整理下,给妈妈看看!她:为什么?我:妈妈要了解你在家学习的情况。她:啊?(戒备的表情)我:以前你没有像这段时间这样在家学习,这对我们都是新挑战,妈妈要看看你是否需要帮助。她:好吧。

等待两天,我冲进她的房间,不顾她的脸色,把所有貌似作业、散落在各处的纸张敛到一起,拿到我的案头。

当我把那些纸张,一科一摞,按日期排好,再细细查看后,我第三次“熔断”:从填空到叙述题和应用题,大约作业总量的30%-40%没有答。而回答过的正确率是多少?不知道!我能肯定:她自己也不会主动对答案的。

我问自己:我做错什么了?想让孩子成为自主学习、自我管理的人,是天真,还是懒惰?我还有资格把文章与人分享吗?思考两天后我得出结论:如果人生是场长跑,眼前的分数绝不是唯一评价标准,不要急于否定自己,再说,把尝试后觉得不错的方法分享出来,无论怎样,都是好事。

我视阅读为生命中最大爱好,甚至唯一爱好。文学名著、理论经典、畅销书,都兴趣盎然、生吞活剥地读下去,年轻时记忆力好,和人闲聊,偶然吐出书中原话,没想炫耀,但若获赞,也会小小得意。

年纪渐长,又爱上历史。《剑桥中国史》、黄仁宇系列,《西方的兴起》、埃及的文明、科技史、较新的《棉花帝国》等等,捧在手上,有滋有味,有时,还会笔记。

但一年前,一次偶然机会让我的读书自信几近崩溃。我不得不承认,历史书读了几箩筐,但却忽视了历史演进的脉络、逻辑和框架,所学所得,多是知识碎片,说知识残渣也不为过。于是,开始查找原因。

原因如下:1.我爱读书,幼年是爱好,读物是小人书、连环画;上学后,家教严厉,业余时间别无选择,没有其他娱乐,只能读书;2.求学阶段,高分带来太多外部肯定和自我肯定,但恰恰这一点,让我更注重考试,以为考试好,就是学习好。3.读书时的考试,拼的是记忆力和套路熟练度,虽然也要理解力、总结力等,但对思考的要求其实不高。

总结下来:考试好就是学习好;带着学习好的自我认知,再次误以为只要读书就是学习;但实际上,我只是个爱读书的人,不是爱学习的人。

承认这点,还是很失落的,是很大的自我否定,但也因此换来某种警觉。再看女儿的学习,尤其是历史课,我的紧张就变成双重的:既担心分数太低,又担心走我的老路。而在文科学习上,女儿基本是野生状态,入了初中,完全不同的学习画面打开后,我担心她不够努力的努力,都成了徒劳。

初中历史看似简单,其实很难,要遇到很多之前完全不同的概念,前文说的革ming、FENG建、中YANG集quan等等,都是这样的大概念。

一些机构开设了人文课,可以在很短时间里,把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史灌给孩子,为初中历史打底。好处是,较短时间就能获得知识点,给考试一个保底;坏处是,得到的是压缩罐头式的历史。

如果不吃这样的压缩,就相当于这个孩子被直接扔进历史课本里,文明、国家、政治、FENG建zhuan制、中YANG集quan、分封、郡县,这些大词、大话题、大概念由老师强行写入到她的大脑里,她囫囵吞枣一番,凭记忆力考个差不多的分数。

我丝毫没有否定历史老师的意思,相反,我女儿遇到了很好的历史老师,优秀的专业背景,努力实践着先进的教学理念,在有限的空间里把逻辑、结构以及学术能力教给孩子们。

但问题出在历史学科不是中考重点,为了腾挪空间,学校安排孩子在一年内学完两年内容。

可以想象:上历史课,孩子只能是个筛子,老师拿着学习资料(精心准备的,都是好东西),往筛子上一倒,大部分漏掉了,留下一点点渣渣用来考试。

学生先看教材,然后历史老师给大家一些很好的视频资料,看完后做作业。五周时间,从鸦片战争,一路走到抗战胜利,以如此速度穿梭于历史的三峡,我觉得我的孩子能不被知识洪流冲垮,做个稳稳的筛子,已经很难。

我不能让历史挤占她太多时间,更不能让历史成为她的负担;我不能亲自上阵给她讲太多,因为我对这段历史也没太多修养。那我能不能帮她在投入时间不变的情况下,赢得一丝主动性?

思前想后,我给她一个建议:每节课,不管看书,还是看视频,看完后马上提出十个问题。头两个星期,她的反应是要么忘了,要么干脆说提不出来;我就一遍一遍提醒她:哪怕提最简单的问题也可以。

“武装”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客家人?拜上帝会的人是真心信仰吗?为什么清政府正规军,打不过临时拼凑的农民军?太平天国是正义的,清政府是反动的,洋人也很反动,俩反动的怎么会打败正义的?太平天国和洋人都信上帝,那洋人为什么跟不信上帝的清政府合伙?太平天国为什么自己人杀自己人?为了信仰还是利益?太平天国14年里,西方列强在干什么?日本呢?如果太平天国成功了,还会有孙中山、蒋介石和我党吗?为了信仰可以杀人吗?有些问题搞笑,有些问题让我吃惊。

搞笑的是,有些问题联想力很丰富;吃惊的是,有些问题我也不知道,可见我吃了多少夹生饭!

回头想想,如果不是我再三坚持要她提出问题,她一定会自动忽略这些问题。那么“强行记住,通过考试,完成任务”就会成常态。

我进而想到,为什么小孩子每天会问十万个为什么,而随着年龄增长,他的“为什么”越来越少?

我想,一是因为好奇心减弱;二是担心问题太傻被嘲笑——有自尊心了;三是学会了不懂装懂。

所以,提问的好处,在于让她把童年的方法重新启动,提出问题,说明她在思考,而且逼着她去思考。

国民党到底做错了什么?导致毛主席要起义?为什么毛主席放弃攻打长沙?“会师”是什么?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主要区别是什么?工农”是什么意思?什么是革命根据地?毛主席是怎样把革命重心转移到农村的?毛主席当选中央政府主席,需要发表竞选演说吗?没有日本入侵,会有星火燎原吗?如果没有燎原,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坏吗?| 洋务运动

外来势力侵略,是洋务运动失败的直接原因吗?洋务运动是清政府组织的吗?洋务运动有没有达到巩固清政府统治的效果?为什么有的国家学习外国就非常成功?我们学就不成功?为什么不学西方国家好的地方,比如科学?学习国外的武器增强的战斗力,是否足以和西方列强抗衡?李鸿章、曾国藩为什么自己不当皇帝?说慈禧是保守派,李鸿章是洋务派,那没有慈禧支持,会有洋务运动吗?如果慈禧支持洋务运动,那她还算保守派吗?如果洋务运动成功了,中国会是什么样子?洋务运动和改革开放有什么相同的地方?| 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

九一八事变日本炸毁的那一段路轨难道不是中国的吗?为什么还能以此为由发动战争?白山黑水是什么?中国难道没比清朝更强吗?怎么打不过日本?为什么发动战争一定要理由,是硬性规定吗?国共有没有再次联合抗日?法西斯(那三个国家)离那么远,怎么还能当盟友?是一开始就是盟友吗?如果蒋介石很快投降,还有南京大屠杀吗?如果投降不用死那么多人,为什么还要抵抗?日本人为什么现在不那么残忍了?后来给我们赔偿了吗?赔偿款怎么使用的?总结一下这个方法:

一,如果不提出问题,她对历史的了解,就只停留在很薄的面儿上,提问能让她向纵深进发,历史在她面前,从平面变立体;

二,人的知识像奶酪,里面有些孔洞,孔洞就是知识的缺失和含混。找到孔洞填补上,知识积累就更坚实。

三,用一个场景来比喻,大家一起踢球,主教练要求停,让大家提出十个问题。能提问的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用脑子踢球的人”,有脑子才能成为组织者或者队长,这是不是领导力呢?

想起最近一段经历,我的朋友,也是生合合伙人李懿,在面试新人的时候,总在观察每个人是否有提出问题的能力。她在管理中常说的一句话是:“提出问题”本身,就是在“解决问题”。

首先,我希望她自己尝试解答,尤其是一些简单的、概念性问题。比如“什么是会师?”我会启发她把脑子里关于“师”的散落知识点,全部勾连起来。

老师、军师、师傅;《出师表》,是说军师要出发了吗?“王师北定中原日”的王师是什么意思?仁义之师是啥?春秋战国时,攻打其他国家,为什么说自己是仁义之师?(意思是,我出兵打你,但要有一个借口,这个借口就是“我是仁义的”)会师的“师”可能是什么意思?是俩老师见面了吗?是两个“军师”相遇了吗?说到最后,她笑出了声。我只好暗自感叹,陆游那首诗她会背很多年了,说到“王师”还是一脸萌萌哒,真能混啊!

有些很大的问题,我们会在茶余饭后讲些相关故事,让她知道,历史并不虚无,是一个个鲜活的面容,历史充满了偶然和必然。

为了不让她为难,我并不要求她回答问题,以此呵护她提问的兴趣。都说大脑的活动和肌肉运动类似,我希望,“提问”能成为她大脑的习惯性动作,一直到初中、高中、大学,乃至到我这个年纪,和我未来的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