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超调存争议 三季度或进入货币政策观察期

 常见问题     |      2020-12-02 23:21

  昨日(6月14日)央行上调存准率的靴子落地,一月一调的操作频率并未改变,而市场资金趋紧也难以短期内缓解。从市场数据来看,中国经济减速已日趋明显,市场对于超调风险的讨论愈加激烈。

  “是存在超调的风险,这也是我一直提及以及担忧的,不过目前通胀还是那么高,并且实际利率仍然为负,不能够说货币政策需要全面放松。”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黄益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分析。

  推荐阅读

  杨文俊卸任蒙牛总裁职务 中粮地产孙伊萍接任

  房地产库存超5万亿

  发改委再度约谈食用油涨价企业

  信号商卡斯柯回应动车事故

  北京建筑业劳动合同范本出炉

  [组图]车晓离婚后否认3亿分手费

  [股神争霸] 涨停王浮出水面

  馨月:央行意外降准的三大原因

  在记者的采访中,不少专家均提及目前的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已经造成了明显的影响,经济可能减速,但是货币政策的调控力度难以“放松”,因为管理通胀仍是首要目标。

  经济放缓迹象明显

  “市场资金紧张,早就感受到了。主要是很难从银行渠道贷到钱,而走民间借贷,我们也根本承受不了那么高的成本,所以只能够适当收紧自己的规模。”一位小企业主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与这位小企业主同样面临资金紧缺的情况,不少企业早已开始以投资名义吸纳个人客户的资金。据记者了解,有企业以投资名义向个人签订借款协议,已有年利率超过30%的案例。资金紧缺之下,不仅这种涉嫌“非法集资”的方式开始普遍,银行信贷以及民间资金的利率也不断推升。

  “贷款减少,利率提升,这又进一步推高了企业的成本,这就是对实体经济影响最为明显的。”国泰君安宏观分析师姜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实际上,5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已经创下了9个月以来的新低,环比下降0.9个百分点至52%。同时,5月M2增速回落至历史低值区域,今年以来M1的增速一直低于M2,反剪刀差效应消失,姜超认为,这均体现出了经济的放缓。

  不过,招商证券(600999,股吧)研究部高级分析师谢亚轩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未来货币政策难以实现实质性的放松。今年M2控制在16%左右的目标,能够满足经济增长的需求,所以超调的风险相对还是较小的。”

  谢亚轩认为,目前资金链很紧,下半年贷款投放方面可能会有所放松,而这种放松是指预期性的放松,市场会感受到缓和,还是较为均衡的投放。但是,通胀的高企难以让货币政策全面放松。

  姜超分析,5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之所以回落到5516亿元,主要是银行难以放出款来。而他预计6月份新增信贷会在6000亿元左右。据记者统计,今年1~5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总量已经达到3.55万亿元,6月份信贷达到6000亿元左右的话,以全年7.5万亿元的目标计算,下半年的信贷投放量还剩下3.35万亿元。

  “这种投放量,不可谓不紧,毕竟与去年相比较,今年是整体的紧缩。”姜超分析认为。

  三季度或是观察期

  在黄益平看来,尽管中国经济发展有所减速,但是仍然能够保持在9%以上,因此面对通胀预期管理,央行的货币政策还不能够放松。

  日前,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就曾表示,下半年经济增长将继续减速,今年GDP增速从9.5%~10%调降为9%~9.5%,但不会出现“硬着陆”。在经济增速放缓的现行阶段,货币政策全面放松的时机还不成熟。

  “周二央行宣布上调存准率,大型银行的存准率已经高达21.5%,这也影响了中小企业的融资。目前数量型工具已经用得较多了,因此接下来的重点应该是使用价格工具,包括利率和汇率工具,这样调控效果可能会明显一点。”黄益平分析认为,加息可能对热钱会有相反的作用,挤走资产泡沫会减少热钱。同时他还提议,防范热钱,在加息或调汇率过程中可以采取加强短期资本管制的方法。

  谢亚轩向记者分析认为,央行提存准率已经冲淡了加息预期,预计下半年还会加一次息,时间窗口在7月份。黄益平也认为,未来货币政策可能会放缓一点,但是仍然需要观察期。

  姜超分析认为,6月份CPI仍然存在高点的可能,因此7月份央行可能会再提一次存准率,但是加息的可能性不大,主要考虑到实体经济的承受能力。而如果CPI在7月份有所回落的话,央行的货币政策需要有个观察期。“第三季度货币政策可能会进入到观察期,就是不会有政策出来,但是也不会放松,目前离货币政策的放松还比较远。”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宏观分析师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第三季度可能会进入到货币政策的观察期,而下半年提存准率以及加息的可能性都不大,到年底如果美国等发达国家加息,可能会推动中国采取加息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