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允儿最新时尚杂志L'officiel YK Edition采访

 常见问题     |      2020-04-10 10:14

今天拍摄画报时穿的服装,有女性化和男性化两种风格,对于这两种风格,你更喜欢哪种呢?

是吗?在讨论摄影概念的时候,有人提议说戴假发的造型会是什么样子,之前第一次尝试的时候感觉很有趣,所以这次也欣然接受了。

服装也尝试了两种风格,至今为止穿了很多女性化的服装,这次尝试穿男性风格的服装,意外地觉得更有吸引力,但女性化的服装对我来说,可能会表现得更轻车熟路。

总之两种风格我都可以,以前总是尝试相同的风格,现在也要逐渐开始尝试不同的风格了。

回想出道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很陌生,很艰难,经常不知所措,现在积累了很多经验,明白了自己更适合什么以及做什么事更得心应手。

像这次拍摄时,相对于从前,我也表现得更加主动,并积极提出个人意见,由此看来,我也成熟了很多。

我小时候很喜欢才艺展示,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要参加,所以站在人们面前也不是那么害羞。

现在做这个工作会接触很多人,因此性格也发生了变化,甚至可以和第一次见面的人轻松交谈,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改变。

因此就去参加面试了是吗?稚气未脱的样子在选秀中唱歌,那段视频一直都是大家的话题。

本来要一起去看朋友的选秀节目,因为是和朋友一起去参加,想着就算失败了也是一个很好的经历,结果朋友落选了,我却被选上了。

那时以少女时代团队活动,大多是十几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了解我,但更高年龄层的人们对我比较陌生,这部电视剧让我收获了来自不同年龄段的人的喜爱。

还有,第一部电影《共助》,以及第一部主演电影《极限逃生》,对我来说都是很珍贵的作品。

如果我拍电影的经验丰富的话,应该知道观众人数超过900万人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但刚开始我并没有感受到。

因为是灾难题材的电影,所以始终都在跑跳,而且身体动作的表演也很多,但是结果都很好,所以感到非常有意义。

在拍摄过程中间接体验了很多灾难,并且学会了很多应急措施,因为灾难是每个人都有可能经历的事情。

从我个人角度来看,对你在电视剧《The K2》里饰演的高安娜一角印象深刻。你之前演的角色,很多都是“再怎么悲伤也要保持微笑”的candy角色,可是你在演绎安娜的时候,眼神和之前完全不同呢。

在《The K2》里的安娜,是隐藏生活在很多秘密之中一个相对复杂多样的角色,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我也是一个挑战。

海外拍摄的场地是巴塞罗那,在没有拍摄日程的时候,我也会在城市大街小巷散步闲逛,留下了很多很美好的回忆。

我发现要打破人们给我想象的形象或是先入为主的固定观念,不是我自己说说就能做到的。

以前的确很在意大众的视线,会首先考虑如果我演了这样那样的角色,人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The K2》算是我不去考虑这些做决定的第一个作品,这对于之后作为演员展示我的各个方面形象,有了比较开放的思考。

当然,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角色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我相信所有的演员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很幸运碰到了很喜欢的作品,但是更多详细内容需要等细节确定后才能和大家分享,因为作品相关的很多事情常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变化和不确定因素。

那作为歌手有什么计划吗?去年发售的特别专辑《A Walk to Remember》,对于粉丝们来说,是非常特别和感动的礼物呢。

目前暂时还没有相关的计划,但是我一直都有做音乐的想法,真的非常感谢,粉丝们能喜欢,为了回馈粉丝,我也要开始好好计划一下了。

特别专辑中展现的音乐风格是民谣,无伴奏的悠扬的抒情曲风,和少女时代时期比较活泼和节奏快的舞曲刚好相反,你平时比较偏爱这样的音乐风格吗?

喜欢的曲风也经常有变化,可能在准备特别专辑的期间经常听你所说的那类曲风,所以有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吧(笑)。

昨天下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电影《时空恋旅人》里的歌曲《Il Monda》就找出来听了,可能是想起了电影里那个婚礼途中突然下雨然后在避雨的著名场面吧。

最近也很喜欢听以前流行的经典流行歌曲,不久前开车的时候电台里在放Roy Obrison的“In Dreams”,流淌出来的音乐真是太好听了,跟那天的天气、空气和氛围,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听了Old Pop的事,我想起来你在ins上发了用胶卷相机拍的照片,和你的音乐偏好有类似的感觉。

那个相机虽然是一次性的,但是相机外饰设计很漂亮,拍出来的照片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这令我感到非常满意。

现在大家拍照片,拍完马上就能看到效果怎么样,但是用胶卷相机拍的照片,在洗出来之前是不知道拍的怎么样的。

在我十几二十几岁的时间里,我们相处的比家人还要亲密,甚至只看彼此的眼神,也能明白对方的想法,现在我们也经常联系和聚会。

允儿从2010年开始开始做募捐,2015年成为“荣誉协会”(Honor Society )会员,对于做募捐方面有什么想法吗?

从那个时候开始,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参与募捐活动,不论捐赠金额多少,我认为有乐意分享的心态是最重要的。

我坚持募捐这件事,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我父母的影响,他们经常对我说,“有多少获得,就要有多少分享,这样才能收获更多”。

有时候会做做小点心,换一换家具的位置,或者开车出去兜风,今天还把自己亲手做的饼干跟员工们分享着吃了呢。

以前会跟身边的朋友小聚来缓解心情,现在则是在努力寻找独自克服压力的方法,因为不管和朋友见面时有多么愉快,可是回家后好像又会产生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很多人认为我是很阳光的性格,虽然大体是这样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

大概我最真实的样子在《孝利的民宿》里展现的最多,摄像机24小时待机,说没有放松过的话也没人信吧,很多人说通过这个综艺节目,看到了我全新的样子,这让我自己都觉得很惊讶。

对于那样遥远的未来,我是没办法确定的,但是对于可以计划的明年,我可以给自己承诺“明年的此时我一定会变得更好”。

太多了,像少女时代巡回演唱会的时候,少女时代收获大赏的时候,第一次主演的电影上映的时候,得到新人演员奖的时候……

20多岁的时候有很多幸福的回忆,但是过完三十多岁后,也许也可以说三十多岁的时候最幸福吧。

我在想,只要今天愉快地度过了,那么每一个今天就能一天一天累积起来,最后整个人生也就能这样快乐地度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