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炉》和《素媛》促成的“化学阉割”法案,能否拯救未成年人

 常见问题     |      2020-03-15 19:18

电影存在于世间的意义是什么?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甚至每个民族亦有自己的主张。在中国,电影可能是歌颂真善美和娱乐大众的工具,但在韩国,电影除了上述的功能外,还具备了揭露社会阴暗面,促进法治进程的作用。

在韩国,众多以真实犯罪事件改编的电影让民众亲历了一桩桩惨绝人寰的案件,也令社会感受到因法制的不健全而无法惩治凶徒的遗憾。于是,以这些影片的热映为契机,法律是否适应社会的发展,能否震慑犯罪成了热议的话题,最终推动了很多法案的修订。

在这里,笔者推荐两部电影,《熔炉》和《素媛》。正是这两部真实事件改编的影片,让韩国增加了对未成年人进行侵犯的惩处力度。

该片剧本源于女作家孔泳枝的同名小说,文中讲述了光州一所聋哑学校的校长和教职员工对校内的6名聋哑学生长期进行性侵犯和暴力殴打的过程,然而事件被揭露后,主犯校长和总务主任皆因没有前科,并使用了公款与被害者家属达成了赔偿协议而被判处缓刑,逃脱了牢狱之灾。

孔泳枝首次看到此事件的网络新闻后,立刻前往光州并与受害者联络,在深入了解受害者的遭遇后,将该事件改编为小说。一年多的网络连载中,点击率超过1600万,据称整个韩国有超过10%的国民关注这部小说的连载。2009年,《熔炉》小说单行本大卖,服役中的演员孔刘在部队读到这部小说,深受触动。一年后,退伍的孔刘开始四处奔走呼吁将这部小说搬上银幕, 2011年《熔炉》终于在案发7年后上映,将这场恶行展现在观众面前,首映当天网络上就开始了百万人签名要求重启罪案调查的活动。

《熔炉》上映6天后,重启调查专案组开始侦办该案,由于超过公诉期,警方再次束手无策。但《熔炉》的影响力持续发酵,网民一致要求提高性侵案量刑标准和废除公诉期。《熔炉》上映37天后,韩国国会通过了《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名“熔炉法”,规定了侵害残障者和不满13岁幼女,最重可处无期徒刑,并且取消了公诉期限制。

基于新法的重启调查,查处了14名涉嫌性侵的案犯,受害人也从最初的6人增加到了30多人,更多人选择站出来指证这些人渣。

《素媛》的叙事手法和《熔炉》正相反,后者致力于还原案件本身和讲述受害者追究凶手责任过程中的无助和挫败,前者则将叙事重心放到素媛遭受不幸后,她与家人承受了来自各方的压力,但在好心人的帮助和一家人的努力下携手走出阴影,获得新生。

2008年8岁的女孩素媛被早有前科刚刚出狱3个月的赵斗淳绑架,赵残忍的对素媛实施性侵害,导致女孩切除了部分肠道并安装了人工肛门才能正常生活。而这个人神共愤的凶手以酒后无法控制自身行为为借口减轻了罪责,被高法判处12年徒刑,在2020年即将刑满释放。

在这部影片上映后,对影片的开放式结局曾有一个猜想甚嚣尘上,评论者怀疑女孩会自杀。但是乐观的家庭养育了阳光的孩子,素媛的原型,那个坚强的女孩不仅没有沉沦下去,还顽强地学习和生活,并在不久前完成了韩国的高考。

《素媛》上映后,韩国国民多次集会游行,敦促国家修改侵犯幼女的法案,并直接推动了韩国化学阉割法的通过,韩国成为了亚洲第一个推行强制化学阉割的国家。

前不久一名印尼男子,因为此前曾经性侵过9名女童被捕,印尼高法判处其进行化学阉割,这也是印尼首次判处化学阉割的罪犯,这名屡犯不该的恶徒创造了本国的历史。他从2015年到2018年间性侵了9名女童,直到最后一次犯罪他才被监控视频拍下被抓。

目前针对男性罪犯的“化学阉割”药剂,是以雌性激素搭配抗雄性激素或性激素抑制剂注射入罪犯体内,令罪犯从生理上失去犯罪的冲动。

支持“化学阉割”的学者认为,这是一种有效的保护儿童为主的防范措施。美国的犯罪学家曾做过跟踪走访,该项调查共对600多名接受过“化学阉割”的犯罪者进行跟踪,再次犯罪的比例仅占8%。自愿选择这种处罚的罪犯可以得到缓刑或减刑的奖赏,有利于他们更好地回归社会。

反对者则认为当前的“化学阉割”方式效果并不确切,会因人而异。而人的犯罪行为往往是受儿时的不幸遭遇、复杂的家庭、社会等因素综合引发,倘若只针对其生理原因,而不去找出其它成因,往往会适得其反。犯罪分子即使生理受到抑制,但可能会引发心理上更大的波动,做出更加残暴的行为。

而且,“化学阉割”的副作用也不容小觑。长期接受这种疗法的人会因雌激素的影响而脂肪含量升高和骨密度逐渐降低,增加心血管疾病和骨折的风险,并且会出现女性化的体征,体毛逐渐褪去,喉结消失。这对接受“化学阉割”的人来说感受到这种变化,无疑压力是巨大的,即便停止治疗,长期抑制而退化的性腺也无法恢复工作,他们的一生可能就在痛苦中度过了。

关于“化学阉割”的争议,短期内不会停止。如何能让罪犯受到应有的惩罚的同时,还能保证所有人的权益,是值得每个国家的立法者和大众深思的事情。